救猫咪1-故事与主角

故事线的四个元素:

  • 意外

一个警察来到洛杉矶看望分居的妻子,妻子的办公室被恐怖分子占领了——《虎胆龙威》一个商人爱上了雇来参加周末聚会的妓女——《风月俏佳人》(PrettyWoman)

  • 强烈的心理影像

优秀故事线的第二个重要因素是你必须能够从中看到整部电影。(即这部电影讲了什么。

  • 观众和成本(cost)

优秀故事线的另一要点,对于吸引制片厂(studio)买家很重要,那就是为谁而拍的内在感觉以及影片的制片成本。(定位

  • 有杀伤力的片名

好的故事线必须有让人感兴趣的片名。片名和故事线实际上就像一记组合拳,有杀伤力的组合拳一定能让我发晕。跟好故事线里的意外一样,好的片名必须包含意外并体现故事。

构思技巧

第一个游戏a:滑稽找一个正剧(drama)、惊悚片或恐怖片(horrorfilm),把它改成喜剧片(comedy)。例如:滑稽的克里斯汀——毁掉男孩生活的魔鬼汽车,在汽车建议男孩约会时,就变成了喜剧。
第一个游戏b:严肃同样地,选一个喜剧片将其改为正剧。严肃的动物园——《一小撮好人》(AFewGoodMen)中关于某个小世界中的欺骗丑闻在摊牌后终止的正剧。
第二个游戏:限于困境的FBI这在喜剧或正剧中都有可能出现。确定5个FBI探员从没去过的地方,把他派到那里去破一宗案子。例如:“站住,不然我揍你!”粗俗的FBI探员被派至普罗旺斯的烹饪学校去当卧底。
第三个游戏:某某学校既适用于正剧,也适用于喜剧。确定5个非常规学校、夏令营或教室的实例。例如“妻子学校”:妻子们被有钱的丈夫们送到学校不久后起来反抗。
第四个游戏:对抗!!!正剧或喜剧。在争议事件中让几拨人处于对立状态。例如:当新开的妓院使小镇居民对立起来时,妓女和牧师坠入爱河。
第五个游戏:我的某某是杀人狂正剧或喜剧。假定一个不寻常的人、动物或事物,多疑的人可能觉得他是个凶手。例如:“我的老板是杀人狂”。每次小伙子获得提升后,公司里都会出现一具尸体——凶手是公司里的员工吗?

似而不同

你可以近似于陈腔滥调,你可以围着陈腔滥调跳舞,你可以奔着陈腔滥调而去,几乎就是陈腔滥调。但在最后一刻你必须扭头离开。你必须要有转折(twist,纠葛)。
在开始写作前我想让你在“电影故事”之后再考虑一点东西——“电影故事……最接近的同类影片有哪些?”

电影的类型

  • “鬼怪屋”型

这种类型源远流长,很有可能人类讲的第一个故事就是这个类型的。这个类型有两个工作部件:怪兽;屋子。
任何人都明白简单的、原始的戒律:别……被……吃掉!
规则很简单。“屋子”必须是个有限的空间:海边小镇、太空船、有恐龙的迪斯尼乐园、一套房子诸如此类。必定会有些可耻之事——通常是贪婪(金钱或肉体),促使超自然鬼怪的诞生,比如复仇天使杀掉罪人并放过悔改之人。剩下就是“追踪和躲藏”。
《侏罗纪公园》(JurassicPark)、《猛鬼街》(ANightmareonElmStreet)、《13号星期五》(Fridaythe13th)、《惊声尖叫》(Scream)系列、《异形魔怪》(Tremors)系列,
如果谁觉得“鬼怪屋”这个类型已经没有新领域可以开拓了,那么他应该想想牛头人身怪物的神话。强大的鬼怪:半人半牛。不寻常的屋子:处死罪犯的迷宫。

  • 金羊毛

    探索类神话永远都是篝火旁最有吸引力的故事。如果你的剧本可以被归入到“公路电影”,那么你必须知道我命名为“金羊毛”的类型。这个名字来源于贾森(Jason)和亚尔古(Argonauts)去海外寻找金羊毛的神话故事,一般都是这样:主角“上路”寻找某物,历尽艰辛最终发现别的东西——他自己。如《绿野仙踪》、《一路顺疯》、《星球大战》、《哈拉上路》(RoadTrip)、《回到未来》皆属这个类型。
    在《奥德赛》和《格列佛游记》(Gulliver'sTravels)及多年来众多成功的公路电影中都可找到“金羊毛”的影子:使故事成功的不是事件本身,而是主角从那些事件中对自我的认识。这个类型也包括强盗片。个人或群体进行的所有探险、任务或“古堡里的宝藏”,都落入“金羊毛”的类型,都要遵循同样的规律。
    抢劫的意义突然变得比纠葛和情节更重要,如《十一罗汉》(Ocean'sEleven)、《十二金刚》(TheDirtyDozen)、《七侠荡寇志》(TheMagnificentSeven)等影片。

  • “如愿以偿”型

。“我想拥有……”可能是自亚当以来用得最频繁的祈祷语了。充分利用“如愿以偿”的幻想来讲“要是……该多好”的故事,将是优秀的、原始的、任何人都看得懂的片子——所以这类片子很多,同时也是这类片子成功的原因。广受好评的喜剧片《冒牌天神》是这个类型的一个例子。
“如愿以偿”的另一方面,是诅咒的愿望,但仍属于这个类型。这种“如愿以偿”的影片其实是因果报应的故事。金·凯瑞的另一部影片《大话王》是很好的例子(呣,在这里我们看到“什么样的明星始终适合什么样的荣格(Jungian)原型”的典范了吗?)同样的安排、同样的手段——孩子希望他老爱说谎的律师爸爸再不会说谎,现在,这个愿望实现了。突然金·凯瑞不能说谎了——这一天刚好有一个大案子,他亟需说谎这个最强大的武器。金·凯瑞如果要渡过难关,必须得改变方法并成长起来,藉此,他得到了最需要的东西:妻子和孩子的尊重。
“如愿以偿”型的规则如下:如果是个实现愿望的故事,主角必须是个受人愚弄的、无助的灰姑娘,我们会非常认同那些能给她带来些许快乐的人或事物。然而,虽然规则是这么讲的,人的本性也是这么要求的,但我们不愿看到任何人(包括被压迫的人物)长时间成功。最后,英雄必须了解到魔法不是万能的,就像观众一样——因为说到底我们很清楚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。因而要有一个教训,结尾中必须体现出优良的品行。
如果是“如愿以偿”型中因果报应的故事,那么要有相反的结构。背后要有个反应机警的小伙子或小女孩,还要有些可以补救的事物。这是获得成功的小技巧,并且在一开始要有个救猫咪的场景,该场景中即便这些家伙是傻瓜,他们身上也必须有值得救的地方。在故事进行的过程中,他们从魔法(甚至可能是诅咒)中获得了好处。最后,他们胜利了。

  • “麻烦家伙”型

这个类型含义如下:“一个普通人发现自己置身于特殊环境中”。
。在“普通的一天”里发生了不寻常的事:妻子家被一伙留马尾辫的恐怖分子占领(《虎胆龙威》);纳粹开始带走我的犹太朋友们(《辛德勒的名单》);来自未来的机器人告诉我此行目的是要杀我和未出世的孩子(《终结者》);轮船撞上冰山开始下沉,船上却没有足够的救生船(《泰坦尼克号》)。

  • “变迁仪式”型

青春期、中年危机、老龄时代、浪漫分手,以及一些心爱之人死亡的伤心故事

  • “伙伴之情”型

“我和最好的朋友”的故事总是能引起人们共鸣。另外,这些影片很人性,具有普遍性。
,从《劳瑞与哈迪》(LaurelandHardy)到《鲍勃·霍普与平·克劳斯贝》(BobHopeandBingCrosby),从《虎豹小霸王》(ButchCassidyandtheSundanceKid,又译《神枪手与智多星》)到《反斗智多星》(Wayne'sWorld)第一部和第二部,“伙伴电影”成为了一种常见类型。
优秀“伙伴电影”的诀窍在于它实际上是一种伪装的爱情故事。同样,所有的爱情故事也是伙伴电影,只是增加了潜在的性关系。
一开始伙伴之间是相互厌恶的(如果不这样的话故事会怎么发展?),但是他们的共同经历托出一个事实:他们谁也离不开谁;实际上他们都是一个整体中不完整的一半。发现这个事实后引发了更大的冲突。谁能接受自己离开别人就活不了?
这些故事接近尾声时的倒数第二个阶段,会出现一无所有的时刻(第四章中会详细讨论这个知识点):分开,争斗,再见,然后庆幸摆脱!实际上并不会真正分开。只是两个人都不能够接受离开对方就没法活的事实,他们必须放下自尊来获得胜利。当最后一幕来临时,他们才能实现刚刚所说的内容。《雨人》

  • “推理侦探”型

我们都知道邪恶会藏身于人的内心深处。会有贪婪,会有谋杀。隐蔽的坏蛋要为此负责。但人们对“谁干”的兴趣总是没有“为什么干”这个问题大。《唐人街》

  • “愚者成功”型

在神话和传说中,“愚者”都是重要的角色,以后也一样。从外部来说,愚者或许只是个乡下的白痴,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愚者是最聪明的。作为这样的一个失败者,“愚者”有了身在暗处的优势,使得所有人都低估了他的能力,使他最终有机会成功。
电影中的“愚者”可以追溯到卓别林、基顿以及劳埃德。矮个子、傻瓜、被忽略的人,由于幸运、勇气和决不放弃的特性而成功。在现代电影中,《戴夫》、《富贵逼人来》、《莫扎特传》(Amadeus)、《阿甘正传》
“愚者成功”型的原则是让受压迫的愚者与强大的坏蛋(经常是权势集团)对抗。看着所谓的“白痴”实现成功人士才能达到的目标,给我们所有人带来了希望,并且嘲笑了我们日常生活中谨慎遵守的体制。于
“愚者成功”型电影的要素很简单:失败者——表面上看起来很笨拙、很无能,以至于周围的人都不认为他能成功(在情节铺垫(setup)中反复这个动作);一个供失败者进攻的知名人士。通常“愚者”会有同伴,一个知情者,在旁看笑话,不相信“愚者”能够飞出他的掌心:《莫扎特传》中的萨利埃利(Salieri)、《富贵逼人来》中的医生、《阿甘正传》中的丹中尉。这些人物常常首当其冲,愚者开始行动,在一系列事件结尾的家伙最终会出丑,如《粉红豹》(ThePinkPanther)中的赫伯特·罗姆(HerbertLom)。他们看清自己后,觉得自己的可耻行为近乎白痴,之前的阻碍太傻了。

  • “被制度化”型

没有彼此我们何处安身?当我们由于同样的原因结合在一起,我们揭示了为了多数人牺牲少数人的利弊。因此,“被制度化”型讲述的是关于团体、组织和“家庭”的故事。这些故事比较特殊,因为既向组织表示了敬意,又暴露了丧失个性的问题。《飞越疯人院》讲述的就是一群精神病人的故事。《美国丽人》讲述的是一家子现代郊区居民的故事。《陆军野战医院》是关于美国军人的故事。《教父》是关于黑手党家庭的故事。每部影片中都会有一个关键人物,其角色是揭露团体的目标。
是这些故事里的群体动态通常是疯狂的,甚至是自毁性的。《陆军野战医院》的主题歌“自杀无痛苦”,更加侧重于表现军人们心态的疯狂,而不是战争的疯狂。
通常,“被制度化”型的电影会以外来者的视角讲述。他(代表了我们)——对这个群体来说是新手,将由经验丰富的人带入群体中。
通常,“被制度化”型的电影会以外来者的视角讲述。他(代表了我们)——对这个群体来说是新手,将由经验丰富的人带入群体中。
。对于新的群体,一般观众可能不熟悉其中的技术、方言或规则,这些人物起到了很重要的说明作用。他们可能口头问:“这有什么用?”然后你就可以跟所有人解释其重要性。这是向我们文明人展示“疯狂”世界的一个途径。最后,这个类型的所有故事都会面临一个问题:我和他们相比,谁更疯狂?

  • “超级英雄”型

超人发现自己身处凡人世界。就像格列佛被小人国的小人绑在沙滩上一样,超级英雄的故事要求编剧赋予超人以高尚品德和同情心,并且必须愿意为我们这类小人物解决问题。
如何让观众同情布鲁斯·韦恩这样的百万富翁或罗素·克劳这样的天才呢?这可以通过赋予这些优势的同时给他们增加痛苦。这个可怜的家伙饱经折磨!虽然可能很容易就得到治疗(如果他能够穿得上蝙蝠侠的那套工具装,当然能够花每小时150美元去就医),但布鲁斯·韦恩受人尊敬是因为他在回报社会的同时并不追求个人的享受。

主角

这是一个关于……的家伙的故事
所有优秀的故事线中,总会包含一些形容词:一个不愿承担风险的老师……,一个有旷野恐怖症的速记员……,一个胆小的银行家……这对于反面主角(antagonist,对手,敌手)也适用,对于反面主角要这样描述:滥用武力的警察,疯狂的恐怖分子,或杀人狂面包师。
因此,为使其真正能够引人入胜,我们给影片列表加点“完美”故事线必须包含的东西:
一个描述主角的形容词;
一个描述坏蛋的形容词;
一个我们人类能够认同的、扣人心弦的目标。
其技巧在于创造出这样的主角:
在那种情景下能够带来最大的冲突;
情感上能够走得最远;
能够让最多的观众喜爱。
你一定下主角,主角努力成功的动机必须是最基本的。
最原始的驱动力会吸引我们的注意。生存、饥饿、性、保护所爱之人、死亡恐惧,都会吸引我们。
最好的电影创意及主要角色中的最合适的人物都必须有基本的需要、需求、愿望。
母亲和女儿、父亲和儿子、兄弟和姐妹、丈夫和妻子比单纯的陌生人更适合作为片中主要角色。
所讲的故事是关于这样的一个家伙:
我能够认同他;
我能够学习他;
我有充分的理由接受他;
我认为他应该获胜;
而且有原始的奖赏并能真正吸引我。
故事线讲述的是主角的故事他是什么人,要起来对抗什么人,有什么危险。